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(2)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二、翠羽乱石

巉岩突兀,怪石峥嵘。
两匹骏马沿蜿蜒的山道行来。马背上是老少二人,老人年约五旬,慈眉善目,向前面作书生打扮的白衣少年道:“少爷,咱们出门的时日已不短了,该回家看看了吧?”
少年沉默无语。
老人又道:“老爷和夫人在家挂念着呢!咱们……”
“冯伯,不要提我爹好不好!”白衣少年的目光从远处山景上收回,脸上现着激愤的神色。
老人叹了口气,道:“少爷,人各有志,勉强不得。老爷虽然爱财,但……”
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!可他假公济私,贪赃枉法,我以良言规劝,他不但不听,还……哼!”少年气愤已极,懒得再说,一提马缰,甩鞭打马向前驰去。
这少年姓梅名如风,乃陕甘总督梅浪新之子。梅浪新在官场中舞弊钻营,投机倒把。梅如风对父亲的种种行径鄙夷万分,不愿在家,是以常年在外游历,隔一段时间才回家看望一下母亲,
他所乘的马匹是大宛名品,远非老仆冯伯的座骑可比,尤其在这崎岖难行的山道上,片刻便把冯伯甩得无影无踪。

 

正在梅如风纵马奔驰之际,一串异常清脆悦耳的鸟鸣传来,在深山空谷中回荡。如此动听的鸟鸣声,梅如风闻所未闻,适才因为提到父亲而积于胸中的郁气仿佛也随之渐渐烟消云散了。
座下马似乎也受到了感染,慢慢放缓了步子,放轻了蹄声。
路边,一株青翠的古松上落着一只小鸟,它通体碧绿,宛如一块晶莹的翡翠,唯独喙是白色的,与虬枝盘绕的松树简直浑然一色,若非细心观看,绝难发现。
那小鸟见有人注视,双翅一展,向远处飞去。时而传来一串鸣声。
梅如风拍马疾追,那小鸟一直沿着山道飞,和他总是不即不离。
此时,夜幕将至,青山削翠,碧岫堆云。
梅如风的腹中已经开始唱“空城计”了,但食物和清水都由冯伯的马匹驮着,自己带的只是些笔墨纸砚书籍诗稿,这些东西当然无法充饥。梅如风回头向来路张望,冯伯却是只影不见。
等梅如风再转过头时,那只奇异的小鸟竟然也消声匿迹了。
只见皎洁的月光下,云轻树静,花香馥郁。暮春时节的夜风带来了丝丝的凉意,梅如风靠在路边石上,朦朦胧胧逐渐睡去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,“叽叽叽”,一阵清脆动听的鸟鸣把他吵醒。那只翠绿的小鸟在他头顶上盘飞绕翔了数圈,又鸣叫着向远处飞去。
梅如风的心中蓦地生出一股捉住它的欲望,跨上马匹向小鸟追来。
小鸟时而绕着梅如风飞来飞去,时而又向前飞,像是与他游玩嬉戏。
过了一会儿,小鸟忽地向一条山涧的另一边飞去,梅如风的马匹虽然神骏,但要横跨七八丈的距离,却非易事,急得梅如风喊道:“喂,你要到哪里去!”
那小鸟却只留下一串鸣声,眨眼间便消失在无尽的夜色里。
梅如风欢畅之情渐渐被沮丧取代。游目四顾,些刻已远离山道。更不辨东西南北,心中沮丧之情更甚--若是找不到那条山道,便等不到冯伯,便得挨饿受冻了!
他信马由缰走去。
涧中传来“哗哗“的水流声,虽无节奏,却颇为悦耳,梅如风边听边走,不觉进入一片乱石堆中,但见怪石嵯峨,槎桠似剑;横石立壁,重叠如崖。梅如风从空隙中穿行,半个多时辰竟未能走出乱石堆。
他愈走愈是奇怪:“怎么又回到原处了!”原来,很多空隙是他前面走过了的,而今竟然又转回来了。
“世事千奇百怪,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!“梅如风不信邪,又纵马向前,但依然无法出得乱石堆。
一阵晕头转向的乱走乱闯,梅如风脑胀头昏,双眼发花。模模糊糊之中那些嶙峋怪石竟在眼前变得活动起来,像一头头噬人的猛兽,张着血盆大口铺天盖地猛扑而来。
梅如风心胆俱裂,扬鞭打马飞驰而逃,未出几步,猛然间感到马身剧烈地一颠,自己直飞出去,摔落石堆中,昏死过去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