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(3)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三、春梦绕天涯

梅如风的神智慢慢恢复,似从虚无中返回尘世。缓缓睁开双目,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,浓郁诱人的香味钻入他的鼻孔。
原来他躺在一张竹床上,四周是素雅的墙壁,简净的桌椅,阵阵肉香从窗外飘入。
梅如风此刻缺少的正是食物,一闻到香味顿觉腹中有如擂鼓。他双肘一撑,便欲起身,却觉浑身酸软无力,小腿更是疼痛难忍,禁不住口中闷哼一声,重又躺倒。
只见门口黄影一闪,“你醒了!别动,快躺好!”梅如风觉得一双玉手按住了他的肩头,声音比那翠绿小鸟的鸣声还要动听。他缓缓地侧过头来,便看到了一位身穿黄色衫裙的美貌少女。
浅浅笑靥,嫩嫩春葱,甜甜话语,柔柔长发,梅如风几疑身在梦中。
“我……我这是……在哪里?”梅如风口干舌燥,声音沙哑,与少女的声音相比,真是天差地别。
少女一笑,宛若初绽的杜鹃花,“我去涧边打水,发现一匹马趴在地上,你躺在旁边,昏迷不醒,我便把你抱……救回来了。”少女低下头,腮上现出两抹红晕,映着透入房中的晨曦,更增添几分妩媚之色。
梅如风呆呆地注视着少女,竟然看得痴了。
过了片刻,少女抬头一看,两人目光相接,同时心中剧震。梅如风直到此刻才如梦方醒,脸上顿时一片羞红。
梅如风结结巴巴地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。我想喝……喝点水。”
少女倒了杯茶给他,轻启朱唇,道:“你饿不饿?”这一问正中心怀,梅如风将喝空的茶碗递还,使劲点了点头。

 

一会儿,一盘烤兔肉、两碟精致小菜便摆到了面前。梅如风也不客气,一顿狼吞虎咽,便似风卷残云。
饭毕,又喝了些水,才觉得稍有精神。
那少女道:“觉得好些了吧,你的右腿骨折了,我已帮你把断骨接好,大概需要二十天方能痊愈。”
梅如风苦笑了一下:怪不得右腿如此疼痛!
那少女道:“你是怎么跌倒的呢?”
梅如风道:“小生是来游山的,由于在路上追逐一只小鸟,与家仆走散,后来进入一个乱石堆中,就出不来了……”。
“是不是感到那些怪石都变成了凶猛的恶兽向你扑来,你慌不择路,连马带人摔倒了?”少女明眸闪动,笑问道。
“姑娘如何得知?”梅如风惊异于她如亲眼目睹一般。
“因为那个乱石堆是家师布下的一个奇门阵法,名为‘八阵图’……”
“莫非是三国时期诸葛孔明所创的‘八阵图’?”梅如风登时恍然:原来自己误陷阵法之中了!
少女点点头,道:“‘八阵图’反复八门,按遁甲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而设,每日每时,变化无端。想当年,东吴大将陆逊为阵所困,幸亏得人指引,方才化险为夷。”说到此处,少女一脸悠然神往,顿了一顿,又道:“其实家师只是略懂‘八阵图’之一二,若要精通此阵,穷一生心力都未必能够呢。”
“令师何以要布列此阵呢?”梅如风问道。
少女道:“家师是想阻止他人闯入此地,不想却让你受了无辜之殃,真是抱歉!”说着,起身福了一福,黄衫轻动,飘飘若仙。
梅如风听到“阻止他人闯入”这句话,心道:原来她们不喜欢有人来打扰,那我……
想到此处,便道:“既然如此,小生告辞。”站起身来,刚走了一步,右腿一阵剧痛钻心,身形踉跄,向后便倒。
少女急忙伸手来扶:“小心你的腿!”
不偏不倚,梅如风恰巧跌在她的怀里,一股幽香钻入他的鼻孔。两人均是满面通红。
梅如风道:“令师恐怕不会欢迎我这不速之客吧?”
少女菀尔一笑,扶他坐下,道:“你不用担心。家师日前出山去了,二十天之内不会回来的。你尽可在此地安心养伤,”忽然她脸上闪过一丝黯然,“家师早年经受过巨大变故,以致性情有些怪僻,还望见谅。”
如此一说,梅如风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,讪讪地不知如何答言。目光游移,见自己的包袱挂在墙上,露出一截洞箫。
少女道:“你会吹箫?”
梅如风点点头道:“小生略懂皮毛。”
少女取过箫来,道:“可否为我吹奏一曲啊?”
梅如风道:“有污清听,姑娘切勿见笑。”
此时,朝阳初升,淡金色的光辉中一缕若断若续的箫声仿佛自天籁传来。

 

箫声起初似乎离得很远,然后越来越近,宛转悠扬,如高山流水,似鹤鸣九天,在群峰之间回荡。
“飞雪迎春到,柳絮飞,百花笑,春光满院蜂蝶闹。冰消水绿,草嫩枝新,柔柔微风送红雨。忆归期,相思未了,春梦绕天涯。……”
少女的歌声是那样欢畅柔美,闻之令人情逸思飞,心旷神怡;与箫声又是那样合谐,仿佛两人早已心有灵犀。
“《黄莺儿》——”梅如风喃喃道,他还沉浸在那首词的韵味里。
“嗯,……”少女应着,“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?”
梅如风闻言一脸惊喜:“你叫黄莺儿?”
他正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少女的歌声,这时才突然想到,这歌声难道不就如“出谷黄莺”吗?
少女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溢满了笑,娇嗔道:“明知故问!”然后她又恢复了庄重的神色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梅如风道:“小生姓梅名如风。方才所歌之词是姑娘自己作的吗?”
黄莺儿摇摇头,道:“我哪会作诗填词!我常听家师吟咏这首词,是以记在了心里,适才随兴而歌,让你见笑了!”

 

窗外春光明媚。
半个月来,梅如风的心情似乎比窗外的春光还要明媚十倍。在黄莺儿的精心照料下,他已完全复原。
这日,黄莺儿为他打点好了行囊,神色间离愁重重,道:“家师归期渐近,若被她得知你在此地,恐怕不能相容……”
她目中盈满了泪水,把一方绢帕和一柄精致的匕首塞到梅如风的手里,然后转过身去,双手掩面,泪水却从指缝间流了下来。
梅如风打开绢帕,只见上面绣有两只小鸟,比翼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。他心头剧震:自己又何尝愿意离去!
看着黄莺儿由于啜泣而微微抽动的双肩,梅如风只觉得千言万语堵在喉头,反而一句也说不出来。他悄悄地把那支洞箫放在桌上,出门上马而去。
“得得得”的马蹄声已渐渐消失在耳边,那潇洒飘逸的身影也已完全隐没在山间绿丛之中,黄莺儿才突然想到,这些天来,竟没有问一问梅如风家住何处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