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(4)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四、白发黄衫

通往省城的官道上,一队官兵手执刀枪,押着四辆木笼囚车,急急西行。
前面两辆囚车中俱为男子:一名白发老者,一名弱冠少年。两辆囚车相隔不远。后面两辆囚车中分别是一中年妇人和一少女。
只听少年愤然言道:“爷爷,您在咸阳为官十年,清正廉明,政绩斐然。梅总督无故将您打入木笼囚车,押往省城,不知究竟是何道理!”
这番话说得声音甚大,义正辞严,不但是在询问祖父,更是说给押送的官兵们听的。
负责押送的头目是梅总督的另一得力干将,江湖上人称“毒手阎判”的魏通天,早年在中原武林便是令人谈之色变的黑道人物。他听得少年此言,鼻中冷哼了两声,快马驰到队前带路。
白发老者叹一口气,道:“孩子,你年轻识浅,不明官场黑幕。但你要记住一句话:千金易得,清官难为!”
少年道:“为何‘清官难为’?”
老者道:“比如说爷爷,只因廉洁奉公,两袖清风,未曾向梅总督行贿,便被他诬以‘伙同匪盗,意在造反’的罪名,不但丢官,还要受那牢狱之苦,连累你们也遭到池鱼之殃。你爹爹争辩两句,便被残杀,”老人禁不住目中含泪,“这黑暗的世界啊!爷爷实在……哎,魏大人,为何要改走小道?”
原来魏通天听着祖孙俩的言语,一路冷笑,将押送队伍带上了大道旁边的小路。他阴森森地笑道:“方大人,是你说得算还是我说得算?”
白发老者一怔,道:“老朽乃戴罪之囚,大人乃朝廷命官,自然是魏大人说得算。”
“那就不要多问!”魏通天冷然道。
白发老者早知此去省城必无幸理,当下再不言语。

 

队伍一直沿小路而行,越来越崎岖难走。路旁林木参天,蒿草丛生。走了两个多时辰,总算停了下来。
魏通天示意兵丁打开四辆木笼囚车,道:“方大人,请下车受刑。”
“什么?受刑!”囚车中的四人愕然相顾。
“不错。这是梅大人授意下官的,下官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白发老者闻言登时激愤填膺:“他竟敢擅自杀害朝廷命官!”
魏通天哈哈大笑道:“方世林方大人!梅大人既敢捉拿朝廷命官,为何不敢杀你这朽木匹夫!”向手下人道:“给我押下来。”
“是。”四个兵丁上前打开车门,就要拖下车中之人。便在此时,树林中“嗤嗤嗤嗤”四声轻响,打出了四枚暗器,四个兵丁皆被打中穴道,立即动弹不得。那暗器竟然是四段寸许长的小树枝。
“什么人?”魏通天大喝一声,身形如恶鹰袭兔,扑向发射暗器之处。
奇怪!竟然空无一人。
忽然囚车处有人道:“本姑娘在这里!”
魏通天脑袋“嗡”地一声响,暗道:“不好!”回身扑去,一见之下竟傻了眼:十几个兵丁如同泥塑木雕,或倒或立,无法动弹,只有眼珠转来转去,流露着惊惧的神色。显然他们都被点了穴道。
在横躺竖立的兵丁当中,一位身穿黄衫的年轻美貌少女仗剑而立。

 

弹指间便点了十几人的穴道而神鬼不觉,魏通天自忖尚无此能,口气便自然而然地软了下来:“姑娘何方高人?”
黄衫少女道:“本姑娘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‘毒手阎判’助纣为虐,死有余辜!魏通天,你准备升天吧!”
魏通天四十多岁,正是人生成就最大、脾气最暴的时候,哪容一个胎毛未褪的小女孩在面前说是道非、指手划脚!当下心中大怒,一声轻响,成名兵刃判官笔已握在手中,哇哇大叫道:“臭丫头,‘毒手阎判’送你去见阎王!”双笔左右一分,点向少女“神堂”、“期门”两处穴道。
认穴之准,笔势之猛,当真不可小觑。
那少女一声冷笑,见引发他怒火的目的已经达到,便即避重就轻,身形翩然而动,如蝴喋穿花,闪过凌厉的双笔,转身到了魏通天背后,剑花闪处,轻巧地刺入了他的后心。
长剑拔出,血如泉涌。
魏通天面部肌肉痛苦地抽搐扭曲,回头看着少女:“好一招‘掉以轻心’,你用的是‘穿心剑法’?”
少女道:“姓魏的,死在穿心剑下,你可以瞑目了,只是你在阳世作恶太多,到了阴曹地府恐怕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,做不成阎王的判官了!”
魏通天瞪大了眼睛,尸体倒地。
少女摘下他腰上所挂的钥匙,将方大人一家四口的手铐脚镣全部打开,道:“方大人,朝廷暗弱,豺狼当道,您还是携带家眷远走天涯吧!”
弱冠少年道:“可是梅浪新那狗贼必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!”
少女冷笑一声,道:“以后的日子,他自顾尚且不暇,再无心思害人了!这是五十两银子,你们留作路上之用。”将一个包袱递给白发老者。
方大人老泪纵横,感激之情无以言表,忙回头对孙子孙女道:“快来叩谢女侠救命之恩!”
中年妇人道:“爹爹,女侠已经走了!”
方大人回过头来。
果然,少女的黄色丽影已渐渐消失在林木之间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