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(5)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五、心中疑

风尘仆仆的梅如风站在了自家后花园的院门口。
他不打算走大门。因为他回家来只是想探望一下母亲的,再就是看着冯伯回来了没有。
从这个院门进去,穿过弯弯曲曲、错综复杂的花园小径,可以直通母亲居住的房子。
梅如风一直有些奇怪:爹爹梅浪新虽然官德败坏,对母亲却奉若上宾、百依百顺。他也从从不与母亲一起居住。他住在前院,母亲住在后面花园之中。
梅如风轻轻地推开院门,走了进去,迎面扑来满园各种颜色的花,红的、黄的、白的、蓝的……烂漫一片,使人眼花缭乱。
院子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,只有对对蝴蝶在花丛中互相追逐,翩翩而舞。
梅如风穿过花径,一直走入母亲的卧室。
卧室里也静悄悄的,母亲并不在。打量着房中熟悉的一切,突然,他发现梳妆台上的铜镜平放在台面上。
母亲从来不要丫环服侍,房间都是她自己收拾。她是个极为细致的人,房中不但窗明几净、纤尘不染,而且井然有序。这铜镜绝不会无故平放在梳妆台上。
梅如风立起铜镜,果然不出所料,铜镜下面压有两张纸笺,打开第一张,上面是一首词:
飞雪迎春到,柳絮飞,百花笑,春光满院蜂喋闹。冰消水绿,草嫩枝新,柔柔微风送红雨。忆归期,相思未了,春梦绕天涯。
子狂书赠爱妻碧影正之
通篇极具章法,字体如龙飞凤舞。
“子狂”、“碧影”、“爱妻”?梅如风心中疑窦丛生:母亲的闺字正是唤作碧影,那称她为爱妻的“子狂”又是何人?是父亲吗?看来母亲也极为熟悉这首词,那她与莺儿的师父是否相识?她们是什么关系?……
梅如风暂息纷乱的思绪,又打开第二张纸笺,上面也写了一首《黄莺儿》词:
风雨送春归,杜鹃愁,花乱飞,孤影萧萧暮色灰。爱也伤悲,恨也伤悲,春风飘散何处追!忆归期,相思未了,春梦绕天涯。
“忆归期,相思未了,春梦绕天涯。忆归期,相思未了……”梅如风喃喃念着最后一句,他确信,母亲一定与莺儿的师父有鲜为人知的关系,或许她们是姐妹,或许……
他思考得太过入神,竟然没有发觉,一个人已在门口站了很久。
那个人就是他的母亲——梅夫人。


 
窗外,群星闪烁,月色皎洁。
梅如风和衣躺在床上,思索着令他费解的事:母亲与莺儿的师傅到底有何渊源呢?
他一直想弄清这个问题,所以这次回家来就多住了些时日,但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问母亲。
前院忽有火把涌动、人声呼喝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发生了什么事?他起身踱到门外,向前院望去,但顷刻间前院又安安静静了,惟见风动树梢,月影移墙。
当梅如风回到房内的时候,只见一人站在床前,手中长剑指着自已的咽喉。不知是由于激动或者害怕抑或是受伤的缘故,剑尖竟然颤抖不已。
梅如风忽然明白:原来府里来了刺客。
那刺客是一名女子,黑纱蒙面,依稀可见容貌秀丽,露出的两只眸子闪动着疑惑不解的光芒。
虽然蒙面女子的长剑微微向前一送便可以取了梅如风的性命,但他心中却殊无惧意。
他泰然说道:“你是来刺杀我父亲的吗?”说完这名话,梅如风赫然发现颤抖从剑尖突然延展到蒙面女子的全身。她额上汗珠晶莹,泛着清冷的月光,却始终未曾答话。
梅如风继续道:“你和家父有何仇怨?你可知道,刺杀朝廷命官罪责非轻?而且府里还有这么多武功高强的卫士,你是很难得手的。我虽然对家父的行事颇有微词,但并不希望有人伤害他,他毕竟是我的父亲,不管做事是对是错。”
顿了一下,又道:“你为何颤抖得这么厉害,是受了伤吗?我看你还是放弃刺杀的念头,快走吧,我可以送你出去同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“我与梅老贼仇深似海,不共戴天,要我饶他那是妄想!”蒙面女子声音清脆,如玉盘滚珠。
梅如风忽然觉得这声音好熟。
这时他才恍然醒悟:为什么自己对眼前的利剑视若无睹?因为他一见这女子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他相信她不会伤害自己。
这时,渐闻脚步杂沓。卫士已搜到附近了,梅如风道:“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!”说着,便去拉那女子。
“别动,我自己会走。”蒙面女子把剑收了起来。
梅如风推开后窗,向外打量了一下,见四下无人,道:“跟我来。”当先跳出,领着那女子进了花园。
穿过曲折幽静的小径,已走到花园中央,一阵风吹过,梅如风蓦地嗅到一丝幽香,“这香味……”
忽然,几株花树后面闪出了四条黑影:“少爷,这么晚了,要去哪儿?”
明晃晃的钢刀寒光闪动,显然是早已在此埋伏好的。
梅如风的心一沉,道:“我与这位朋友出去有点事情。”
“朋友?我怎么看她像刺客!给我拿下!”为首的卫队长已知梅如风要帮助那刺客逃走,是以言辞间也不太客气起来。随着他的一声令下,手下的三名卫士已如狼似虎般扑了这来。
梅如风伸手一拦:“要抓她,先抓我好了!”
那三名卫士登时不敢上前,但梅如风身后的蒙面女子却双足点地,凌空越过梅如风,剑走轻灵,一招“浮槎东来”,挽起三朵剑花,分刺三名卫士的眉心。
三名卫士单刀乱舞,好不容易才躲过这一招,其中一个足踏中宫,刀锋斜撩,攻向那女子的小腹,其余两人也同起发难,一个斩向她脖颈,一个劈向她小腿。
梅如风不懂武功,在旁边看得心惊胆战,却见蒙面女子不慌不忙,剑尖轻颤,飞出六朵寒星,袭向三卫士的双目。
她出招疾如风驰电掣,三人若不及时撤招自保,双目定被刺瞎。
三名卫士只觉得寒星激射,飞袭而至,急忙封挡,便在此时,蒙面女子的长剑突然刺向其中一个人的胸口。无声无息,长剑透胸而入,穿胸而出。
立于一边的卫队长瞪大了眼睛,惊呼出口:“穿心剑!”
蒙面女子冷然道:“有点眼力,饶你不死,失陪了!”话未完,人已如夜鸟投林,腾空而起,在花树上点了几点,数个起落之后没入了无尽的夜色里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