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(7)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七、仇刀恨剑

炎夏已至,火热的太阳烤得世间万物都似乎没了生机,偏偏无知的知了却一直不知疲倦地鸣叫着,倍增烦闷。
山间平地上,两帮人东西对立。
西面十名大汉,个个虎背熊腰,目射精光,“太阳穴”微微坟起,显然都武功不俗。大汉们的前面一人负手而立。此人腰悬宝刀,神情冷傲,正是官拜陕甘总督的梅浪新。
对面是两名女子,一名身穿紫衣,年近四十,另一名却是妙龄少女黄莺儿。
只听梅浪新冷笑一声,道:“吕云凤,你们师徒二人下书约本官至此,不知有何赐教?”
这显然是明知故问,紫衣女子吕云凤强抑心中汹涌澎湃的仇涛恨浪,道:“梅大人太健忘了吧!二十年前,黄子狂惨死在你的刀下,这笔账,梅大人难道一点也不记得了吗?”
梅浪新闻言心中大定。
二十年来,他一直认为黄子狂已必死无疑,没有人在被他凌迟一百零八刀后还能活下来。但前些天,“穿心剑法”重现江湖,自己的左膀右臂杜一招、魏通天、师爷等都命丧“穿心剑法”之下,他不禁怀疑当年黄子狂是不是真的死了。
而今,痴爱黄子狂的吕云凤亲口说出他已死在自己刀下,当是再无可疑了。
梅浪新心中疑虑一去,坦然大增,道:“本官自然不曾忘记。”
吕云凤冷哼一声,道:“梅浪新,你还有何话说!”
梅浪新摇摇头道:“无话可说。只是,本官有一事未明。”
“何事?”
“你们的‘穿心剑法’是何人所授?”
吕云凤沉吟片刻,才道:“其实,告诉你也无妨,反正你已是阎王点名要的人了。黄子狂虽然死了,但我却珍存了他手著的剑谱。”
梅浪新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。”心中却暗恨自己当年思虑不周,未能斩草除根,致成今日之患。
吕云凤道:“没有其他疑问了?”
梅浪新道:“没有了。”
“那好!”吕云凤作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“请下场指教!”
黄莺儿道:“师父,让我来。徒儿若是不行再出手也不迟啊。”
梅浪新闻言哈哈大笑,道:“吕云凤,你们师徒一厢情愿,想得太天真了吧!当真以为本官会亲自与你们动手?哈哈,本官贵为陕甘总督,岂会与你们这些亡命之徒舞刀动剑!”扭头对身后十人道:“给我上,杀死一人,赏银千两。”
吕云凤和黄莺儿没料到他竟如此卑鄙,当下怒不可遏,双双挺剑与十人相斗。

 

梅浪新得意至极,那十人即使杀不了吕云凤师徒,也会把她们累得筋疲力尽,届时再由自己出手,必可稳操胜券。想到得意处,不由仰天狂笑。
吕云凤与黄莺儿每人以一敌五,却是毫无惧色。“穿心剑法”本以迅捷狠辣见长,只见两人的长剑声东击西,指南打北,令人防不胜防!
那些大汉都是经过梅浪新精挑细选出来的,个个刀法犀利勇猛,尤其是五人连结成阵,有攻有守,相互照应,威力更是大增。
吕云凤心中暗暗着急,这时围攻她的五人中三人防守,另外两人一袭左肋,一袭背心。吕云凤身形一晃,自刀隙间斜逸而出,长剑矫若游龙,激起一片寒芒,点向五个大汉握刀的手腕。
这一招“仙人指路”疾若闪电,五大汉忽见自己竟将手腕送到敌人长剑上,都吓出一身冷汗,急忙撤刀闪避。
吕云凤这一招先虚后实,前半招旨在迫敌撤招,后半招才是致命之击。见五人俱已上当,长剑倏然前伸,刺入一名大汉的心口。
她拔出长剑,顺势一撩,惊愕中的敌人眼前一花,一颗头颅已飞上半空,血雨狂喷。
黄莺儿毕竟临敌经验不足,在五名大汉的围攻之下渐感吃力。这时见与师父缠斗的大汉已五去其二,自己还寸功未建,心中越发焦躁,五大汉抵隙而入,黄莺儿登时险象环生,惊呼连连,香汗淋淋。
这时,一名大汉一刀砍向她的左臂,她正要侧身右闪,右而却被另外的大汉封死。
正在危急之际,左边的大汉忽然倒了下去,却是师父已解决了那边的敌人,来帮助自己,当下勇力倍增,长剑挽起数朵剑花,向敌人攻去。
眼见同伴一个个毕命,剩下的四名大汉早已心慌神乱,毫无斗志,吕云凤师徒剑锋连动,片刻之后,四人亦尸横就地。
吕云凤一扬尚在滴血的长剑,指着梅浪新道:“老贼,该你了!”
梅浪新得意之情已消失殆尽,心中惊骇异常,他现在才知道,自己竟然低估了眼前这师徒二人!只听他沉声道:“好,我就陪你们玩两招。”宝刀缓缓出鞘,青光闪闪,寒气森森,的确是一把好刀!
吕云凤低声道:“莺儿,他的刀不是凡品,你可要小心了!”
黄莺儿明白自己面临的是一场生死决战,杀父霸母之仇雪报在即,胸臆之中豪气顿生,点点头道:“师父,你放心好了!”
梅浪新在黄莺儿面前一丈处站定,道:“女娃儿,你出招吧。”
黄莺儿也不客气,左手捏了剑决,闪电般刺向梅浪新双目。
梅浪新是武学行家,黄莺儿一出手便知道她这是虚招,是以纹风未动。果然,剑尖伸缩间已改刺自己前胸,梅浪新跨步斜身,避过剑锋,宝刀削向黄莺儿的长剑。
他的宝刀吹毛断刃,削铁如泥。黄莺儿不敢被他削中,长剑一缩,划了个圆弧,指向梅浪新右肋“期门”、“章门”两处大穴。
梅浪新没能削到长剑,招数用老,撤刀封架已是不及,只好身形凌空而起,向后一个空翻,脱出了黄莺儿长剑的威力范围。

 

片刻间,两人你来我往已斗了三十多招。
黄莺儿的修为终究比梅浪新逊了一筹,况且梅浪新曾与黄子狂数次激战,对“穿心剑法”了如指掌。黄莺儿已渐渐落于下风,举手投足逐渐沉重起来。尤其是梅浪新内力诡异,宝刀仿佛挽了蛛丝在长剑上一层一层地缠绕,越来越厚,越来越重。
梅浪新心中窃喜,宝刀倏出,“喳”地一声轻响,黄莺儿的长剑已被削掉了两寸,成了无头钝剑。略微怔神间,梅浪新的宝刀已拦腰斩到。
这一招架无可架,避无可避,黄莺儿命在弹指。旁边掠阵的吕云凤大喝一声:“恶贼休狂!”飞身而起,长剑如矢,直刺梅浪新背后的“命门”死穴。
“命门”被伤,再无生望。梅浪新顾不得伤人,斜退反身,宝刀顺势向吕云凤的长剑削来。
吕云凤不敢与他宝刀相碰,剑影飘忽,幻出三个剑尖,分刺梅浪新“天突”、“巨阙”、“膻中”三处大穴。
与此同时,黄莺儿已一掌拍向梅浪新的背心。
剑掌夹击之下,梅浪新避开了剑避不开掌,避开了掌避不开剑。他心一横,将护身罡气聚于背部,打算拼死受黄莺儿一掌,宝刀疾如飘风,向吕云凤的长剑封去。
却见吕云凤长剑一晃,脚尖点地飞身而退,梅浪新心中暗呼上当:吕云凤用的是诱敌之计,她知道自己在剑招和掌力同时攻击之下必会承受掌力而封击长剑……心念未完,黄莺儿的玉掌已挟着凌厉的劲风印上了梅浪新的后背。
“蓬——”
梅浪新眼前金星乱冒,气血剧烈翻涌,一股热乎乎的液体窜入口中,又被他强行咽了下去。
他心中大怒,刀法忽地一变,倏而凝重,倏而轻灵,倏而猛烈,倏而柔和,一把刀阳刚和阴柔的招数同时使用,其诡异多变,简直神鬼莫测!
这是浪新二十年来苦思冥想费尽心力而创的“万幻刀法”,正是“穿心剑法”的克星。
梅浪新并非能够预知二十年之后还会有人用“穿心剑法”与他拼斗,而是当年曾多次败在“穿心剑法”之下,心中积怨太多,一定要参悟出专门克制“穿心剑法”的刀法。没想到今日竟然派上了用场,心中得意之情消而复炽。
梅浪新的“万幻刀法”一出手,攻势忽而如泰山压顶,忽而似流星穿空,吕云凤师徒立时相形见绌、手忙脚乱。两人的凌厉剑气竟无法冲破梅浪新刀罡所形成的气网。只见两团白炽光球般的剑气在漫天刀影之中跳跃闪动,纵横奔突,却难以脱出刀影的包围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