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(8)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八、残阳红如血

便在此时,山间平地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。
——梅夫人。
吕云凤一见梅夫人,以为来了大救星,叫道:“姐姐,快,快来帮我们杀了他!”
梅夫人出身峨眉,师门绝学“回风剑法”已有八分火候。
她也看到了吕云凤与黄莺儿的情势已岌岌可危,不出十合,两人便有性命之虞。但她却不想出手,因为,她不忍。
梅浪新手舞宝刀,将吕云凤师徒逼在刀罡之中,向梅夫人说道:“夫人,你若要杀我,尽管出手,我还是当年那句话:决不还手!”
二十年前,当梅夫人明白是梅浪新陷害黄子狂时,曾在气极之下剑刺梅浪新,但他却左闪右避,并不还手。是以今日有此一言。
吕云凤见梅夫人还没有拔剑之意,心下大急,道:“姐姐,你难道忘了子狂是怎么死的!忘了这恶贼是如何勒逼你与他成婚的!忘了他如何追杀你年幼的女儿了吗?”
“什么?我女儿?她还活着?莺儿,莺儿……她,她在哪儿?”梅夫人苍白的面颊上满是激动之色,声音颤抖得厉害,眸子里射出了激动的光芒。
黄莺儿此时已泪流满面,悲戚地大呼一声:“娘——!”
梅夫人原本苍白的脸上忽然涌上了一抹红潮,她慢慢地握紧了腰间长剑的剑柄。
吕云凤见状,边挥动长剑边道:“即算你不为受尽鱼肉欺压却敢怒而不敢言的陕甘父老着想,即算你不为子狂报仇,难道莺儿的生死你也袖手不顾吗?你……啊——”
言语分神,梅浪新的宝刀扫中了吕云凤的左肋,伤口深及内腑,鲜血直流。吕云凤痛呼一声,向后便倒。
“师父!”黄莺儿飞身抢上,一把抱住了即将倒地的吕云凤。
机不可失,梅浪新的宝刀向黄莺儿疾斩而下。
梅夫人的剑突然出鞘,剑吟如鸣,,刺向梅浪新的后心。

 

在喷薄而出的剑光中,她仿佛又回到了从前,那些甜蜜和痛苦的日子,子狂的狂傲身形,梅浪新的卑鄙笑容……
可是,梅浪新虽是小人,但这些年来,他对自己母子一直礼敬有加,与自己空具夫妻之名,却无夫妻之实。他原本可以用强的,可是他没有。自己也从来都不理他。他从自己这里得不到丝毫温存,只好在疯狂的追名逐利中捞取慰藉!其实,他的心也被这段孽情纠缠得痛苦之至了吧!但二十年中,他却片言未提,默默忍受着煎熬,真是一个可恨而又可怜的情痴了!
一念及此,梅夫人心中叹了口气,剑尖略偏,刺中了梅浪新右臂的“手三里”穴道,右脚飞起,将宝刀踢到五丈之外。
梅浪新满脸失望,回头看着梅夫人,目中忽然流出了两滴泪水,久久才道:“想不到你真会向我出手……”
忽然,黄莺儿大叫一声:“还我师父命来!”双掌挟着凌厉的劲力拍向梅浪新。原来,吕云凤伤势过重,已然气绝身亡。
梅浪新双掌一抵。四掌接实,“轰”地一声巨响。黄莺儿怎及梅浪新的内力修为,立时被震得倒飞出去,口喷鲜血。
梅浪新已受过一次内伤,此刻伤上加伤,也是鲜血狂吐。蓦地,一人从背后将他拦腰抱住,大叫道:“你这杀人恶魔,我杀了你!”“噗——”一柄匕首插入他的胸腹之间。
黄莺儿一见那人大惊失色,自言自语道:“他……他到底还是来了……”
剧痛钻心,梅浪新身子一甩,背后之人被甩出十多丈,跌得头晕眼花,金星乱冒,但手中兀自握着那柄精致的匕首,只是已被鲜血染红。
梅浪新看去,却是梅如风,那柄匕首正是黄莺儿所赠。
梅浪新目注梅如风,脸上神色也不知是悲是喜,道:“你是黄子狂的儿子,你杀了我,报了……咳咳……报了杀父之仇,应当……应该!”又转首对梅夫人说道:“夫人,二十年了,我只明白……明白了一个道理:我……我费尽心机,即使……即使能得到你的人,也得不到……你的……你的心!但……但是我……从未……后悔!”
他仰天长笑,高声吟道:“壮士一死何足惜,痴情穿心……天下知!哈哈……哈……”慢慢倒了下去。
梅夫人神情呆呆的,口中喃喃道:“子狂,你大仇得报,泉下有知,我们的两个孩儿也已长大成人,世间再无我牵挂的事了,你现在的日子一定过得十分孤单吧,你等着我,我这就来陪你!”对黄莺儿和梅如风道:“莺儿、如风,你们好自为之,为娘去了!”说完,长剑已刺入心窝——她用的也是“穿心剑法”,只不过是杀死了自己!
梅如风目光呆滞,对于母亲的死似乎无动于衷。沉默良久,忽然哈哈狂笑起来,状若疯癲,道:“莺儿,原来你是我姐姐!哈哈,我的亲姐姐,同父同母的亲姐姐,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手中的匕首向颈上一抹,鲜血溅洒如雨。
黄莺儿远在十几丈外,她内伤极重,浑身剧痛,心中更是痛不欲生:没想到自己痴爱的人竟是自己的亲弟弟!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!当自己去刺杀梅浪新,还只当他是仇人之子,心中仅仅产生了巨大震撼,而今,得知他与自己竟是同胞姐弟,怎不柔肠寸断!
黄莺儿拼力向梅如风爬去,身后留下了一道血红的印迹。
这十几丈的距离,她感到自己爬了好久好久,似乎有二十年,那二十年的少女的憧憬,似乎都在这十几丈的距离中消耗殆尽。终于,终于触到了梅如风的尸身,她吃力地抱起他的头来,将自己沾満鲜血和汗水的脸贴在他的脸上,道:“如风,来生,我们一定不会再做亲姐弟了……”
红日西沉,惊鸦乱飞。
晚霞被夕阳的余辉映成红色。
那是一种血的颜色——血红!
仿佛,天,已步入深秋!

(完)

 

后记

这篇文字的初稿写于九八年那个燥热的夏季,它成形的时间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天,但修改增删的过程却历时七年之久,我总是改一点就改不下去了,因为我知道,这并是一个很好的故事。首先,我自己就对它没了信心。近日终于把它整理出来了,但在语言、情节等方面还是比较粗糙,就这样吧,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让它尽量完美。
文中的第一主角其实是梅浪新,通过侧面和正面描写这个人,我想告诉大家,并不是只有通常意义上的好人才有值得人们感佩的情感,坏人,通常意义上的坏人也有,而且和好人并无太大差别,比如说梅浪新,比如说爱情。
看完这篇文字的朋友,只要不说我浪费了你的时间,我便感激不尽了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