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08 2010-02

痴情穿心剑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08 | 更新:2010-02-08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中学时写的武侠小说,版权归少轻狂所有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。


一、金麒麟

暮春三月,遍地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
太白山,乃秦岭主峰,突兀挺拔,壁立千仞。远望,如插入淡青色云霄的利剑。山上古木参天,猿猱和鸣;山脚下波涛撞击返折回流的江水,声势浩大,震耳欲聋。

 

山间道上,两匹快马飞驰如电。
乘马的两人是陕甘总督梅浪新的心腹师爷和贴身护卫杜一招。
杜一招本是无恶不作的独脚大盗。他与人交手向来只用一招:打得过是一招,打不过也是一招,便自诩为“杜一招”。几年前,杜一招在陕西境内做下巨案,被总督梅浪新擒获,按律当斩。但梅浪新见他武功不弱,意欲收为己用,于是,一个不该判处极刑的罪犯当了替死鬼。杜一招在江湖中仇家甚多,早就有意托庇于官府。梅浪新予之大好机会,杜一招当然万分感激,所以死心蹋地为梅浪新效力。
而今,当朝宰相六十寿辰将至。梅浪新虽然无暇亲往致贺,为前程而计,当然也要好好“孝敬”一下,便派师爷和杜一招携自己的心爱玩物“金麒麟”前往贺寿。
这“金麒麟”乃无价之宝,是当年梅浪新费尽千般心力方始得之。此宝通体以黄金铸成,长一尺,高五寸,重达百两。精工细琢,栩栩如生。尤其是两颗眼珠乃材质珍希的特种夜明珠所制,即便黑夜之中亦是溢彩流光,华美非常。

 

道上无人,参天古松在骏马飞驰中纷纷倒退。
杜一招十分小心谨慎,经验告诉他,此处是劫匪出没的绝佳之地。若林中藏人,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发现的。好在转过前面的一个弯,松林便到尽头了,杜一招心中暗透了一口气。
然而,转过弯之后,他的脸色却阴沉了下来。
因为小道中央站了一个人。
那人一袭紫衣,身材瘦削,柔发随风飘拂,分明是个女子。她背对二人,手提长剑,剑尖指地,清光闪闪。
杜一招看着那剑光,不知怎地就心底泛寒。他勒马抱拳说道:“阁下借光,让个路吧?”
紫衣女子恍如不闻,纹风未动,当然更没有答话。
杜一招正待再次发话,却见梅府的师爷伸手捋了捋嘴角的八字胡,调侃说道:“杜老弟,那婆娘莫非是个聋子……!”
却听紫衣女子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:“留下金麒麟,拨马回头,否则,前面便是死路!”
闻言,杜一招和师爷俱是一惊:这次送礼是机密大事,知者寥寥无几。虽然他们预料到消息可能会泄露出去,但证实时还是不免吃了一惊。
杜一招道:“若是冲着我杜某而来,杜某一定奉陪到底,但梅大人的东西,杜某劝你还是不要染指的好!”
“不但你杜一招的事我要管,他梅浪新巧取豪夺的东西我也要让它物归原主!”
紫衣女子冷厉的声音使杜一招和师爷如坠冰窖。两人对望一眼,杜一招道:“杜某有何值得指摘之处?请赐教!”
紫衣女子道:“且不说你早年杀人越货,抢劫掠夺。近年来,你充当朝廷鹰犬,为虎作伥,帮梅浪新欺侮良善,压榨人民,可谓坏事做尽。这些你作何解释?”
那女子厉声而问,不给杜一招留丝毫回避的余地。
杜一招心中大怒,他本是火爆脾气,当年横行江湖,正邪两道谁人敢惹?而今竟被一无名女子咄咄逼问,颜面何存!只是他身负保护金麒麟的重任,实在不愿多生事端,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火气,半晌方道:“江湖中人有仇必报、有恩必偿,杜某自觉并无错处!”
其实,说这句话,连他自己都觉得答非所问、底气不足!
紫衣女子道:“你这次护送金麒麟入京,便是一个绝对的错误!拔刀吧,否则你就没有机会了。”声音冰冷刺骨,直冷到杜一招的心里。看来已经别无选择,杜一招拔出了插在背后的刀,身子纵翻而起,人刀合一,如一道闪电劈向那女子。

 

拔刀、纵起、翻身、出招,这四个动作一气呵成,快得无与伦比!
紫衣女子依然背对着他,恍如不觉。
刀锋堪堪劈中,杜一招心中大喜,他对自己这招“力劈华山”非常满意,暗想江湖中能将这普通的招数使得如此精妙的,唯我杜一招而已!他仿佛已经看见了那女子的身子一下分成了两片,鲜红的血四散飞溅……
蓦地,青虹闪动,隐隐似有剑啸传来,匹练一般的剑光竟然后发先至。
杜一招只觉胸口一凉,口中涌入一股甜丝丝又苦涩涩的液体。他双眼圆瞪,喃喃说了一句:“穿心剑!”便咕咚一声,仰面倒地。
杜一招一直以为自己的刀已经够快,但在胸口被长剑刺入之后,他才知道自己错了,错得很严重,严重到命赴黄泉!
这瞬间的死亡似乎把那个师爷吓傻了,只见他嘴唇一张一合的,却说不出话来,牵动得八字胡一翘一翘的,活像两条兔子尾巴。
紫衣女子道:“金麒麟在哪里?”
那师爷指了指杜一招马背上的挎袋,结结巴巴地道:“在……在……”
那女子转身走到马匹前,从挎袋中取出了一只锦盒,打开盒盖,阳光照耀下,登时灿然夺目。
紫衣女子喃喃道:“金麒麟啊金麒麟,你终于可以完璧归赵了!”偶然一瞥,见一个人影如灵猫一般悄无声息地掩至,危急中不暇细想,身子一矮便自马腹下钻了过去,只闻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那马悲嘶声中被打得飞出四五丈远,马腹尽裂,血流满地!
紫衣女子大吃一惊,看不出那弱不禁风的师爷竟然是个一流高手!
那师爷一击不中,立即追袭而至,五指箕张,抓向紫衣女子的右手脉门。那女子侧身急闪,剑尖连点师爷胸前大穴。

 

师爷掌力沉雄,女子剑法凌厉。转眼间,两人已过了数招,却是半斤八两,旗鼓相当。
那师爷越打越是心惊,当年自己亲眼见到梅总督杀了“穿心剑”的主人,二十多年后这剑法为何又重现江湖?掌影翻飞间忍不住问道:“你与‘穿心剑客’黄子狂是何关系?”
那女子不答,目中含泪,攻势骤然更加凌厉。
那师爷本来空手应付紫衣女子的长剑还可勉力支持,但此刻那女子形同拼命,万夫莫挡,是以左支右绌,渐落下风。
剑来掌往中那女子左手骈指点向他的“中府”穴,右手长剑一招“雪泥鸿爪”刺向他的左肋。
师爷闪避不及,索性以攻为守,双掌拍出。这是他的救命绝招,名为“摧山动岳”。
那女子识得厉害,身形如穿花蝴蝶般闪动,避过此招,剑尖连颤,削向师爷左右双耳。
师爷心中大惊,刚要后退,已觉耳根一凉,两只耳朵跌落尘埃。血,热乎乎的鲜血顺颊而下。
俗话说: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师爷转身便鼠窜而逃。
紫衣女子目中寒光一闪,道:“你跑得了吗?”右手一掷,长剑如虹,电射而出,将那师爷胸背刺穿,钉死在地。正是“穿心剑法”最凌厉的一招——“天外飞仙”。
那女子看着兀自颤动不已的长剑,自言自语道:“梅浪新,梅浪新,我早晚会去找你算帐的!”跨上师爷的马匹如飞而去,只留下了一路漫天的尘雾。

标签:武侠(7)小说(2)痴情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