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轻狂志网址 www.flighty.cn 加入收藏夹,其他俱为假冒,谨防被骗!赞助请点 这里!找东东请用右边的搜索 ===>
10 2010-02

浅论金庸笔下的人生局限

作者:少轻狂 | 发布:2010-02-10 | 更新:2010-02-10 | 分类:杂谈 | Other | 热度:

以前写的金庸武侠评论,版权归少轻狂所有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

 


 

 一.为情爱所缚
金庸写情,淋漓尽致,他笔下亦多重情之人。
情有独钟本是人生美事,但情亦往往盲目而不顾一切。《天龙八部》中的游坦之对阿紫除了挖目相赠,使她重见光明外,还对她绝对服从。以下对话可见其情之可怕:
阿紫道:“有人欺侮我了,你怎么办?”
游坦之忙道:“是谁得罪了姑娘?姑娘快跟我说,我去跟他拼命。”
阿紫冷笑一声,指着身边众人,说道:“他们个个都欺侮了我,你一古脑儿将他们都杀了罢!”
游坦之道:“是”。问乌老大道:“老乌,是些什么人得罪了姑娘?”乌老大道:“人多得很,你杀不了的。”游坦之道:“杀不了也要杀,谁叫他们得罪了阿紫姑娘。”
——狂热的爱情使游坦之只看到了阿紫,毫不理会其他的一切,也使他失去了一切,包括生命。
游坦之,这个命运多舛的少年在经历了那么多苦痛之后,终究还是无法坦然处之,想来真是可怜可叹。

 

二.为过去所缚
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张翠山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。当他与娇妻爱子从冰火岛返回武当师门时,发现天下群雄围攻武当,追讨他滥杀龙门镖局七十余口之罪。张翠山正气凛然,指称受人诬告,但群雄却言之确凿。
后来,妻子殷素素承认此案是她在未结识张翠山之前所为,而且直承自己是致使张翠山的三师哥俞岱岩骨骼寸断的罪魁祸首。在此情势下,张翠山道义上难以护妻,情感上又不忍自己空具一身武功却不能救妻,结果夫妻先后自刎。
殷素素的过去夺走了两人的生命。张翠山的过去虽然清白,但与殷素素结为夫妻后,对她的过去,不但无法消弭,反被牵累。
也许,这就是江湖中的情与义,情与义的一个只能以生命来化解的冲突。

 

三.为仇怨所缚
在《雪山飞狐》中,金庸用罗生门式的阐述,塑造了两位光明磊落、肝胆相照的大侠:胡一刀和苗人凤。两人的先祖曾因政治上的误会而相互残杀,数代积下难解的仇怨。
胡一刀与苗人凤比武时刀来剑往,休息时却同饮共食,甚至同床夜话,彼此惺惺相惜。书中写:
金面佛苗人凤叹道:“可惜啊可惜!”胡一刀道:“可惜什么?”金面佛道:“倘若你不姓胡,或是我不姓苗,咱俩定然结成生死之交。”
——这只是愿望。
胡一刀仍然死在苗人凤的手中,虽然严格说来,两人俱是为人所算。
两个本无仇怨的人,被上代的仇恨和报复所束缚,竟至身不由己,而遭命运摆布。

 

四、为个性所缚
“东邪”黄药师是《射雕英雄传》中一个性情非常高傲的人物。
华山论剑时,“北丐”洪七公刚打败“西毒”欧阳锋,便要立刻与黄药师动手,黄老邪却摇头说,你适才跟老毒物打了这么久,纵然说不上筋疲力尽,却也是大累了一场,黄某岂能捡这个便宜?
他的可敬之处是他的傲气,险些造成悲剧的也正是他的傲气。当江南五怪横死在桃花岛,他被冤枉为杀人凶手时,黄老邪竟高傲得不屑辩护:冤了又怎样?黄老邪一生独来独往,自行其是,早在数十年前,无知世人便已把天下罪孽都推在我头上,再加几桩,又岂嫌多了?
人不能没有个性,但太极端的个性就局限了自己,甚至损伤到别人。

标签:金庸(15)武侠(7)局限(1)